大发2分彩开奖-庄河新闻
点击关闭

淑敏一個-她的小说《花冠病毒》在2012年出版

李现工作室发文

自我免疫是最後防線我們當下經歷的新冠肺炎疫情複雜性遠非一部文學作品可以言盡: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疫區從一個城市、一個國家擴大到整個地球,地球村成為了一個「疫區」(小說中花冠病毒大部分控制在「燕市」範圍內);與治療SARS病毒一樣,人類對新冠病毒至今沒有特效藥(花冠病毒最終有了特效藥)……

與以上這些文學作品不同,8年前出版的科幻小說《花冠病毒》驚人的預言性仍讓我忍不住慨嘆──難道作家畢淑敏手握「水晶球」?否則小說中的故事怎麼與我們正在經歷的一切如此相似:

SARS、伊波拉病毒、新冠病毒……觸及一個微生物的世界,人類打開了潘多拉的盒子。病毒本身無罪,它們是這個星球上最古老的生物,人類是晚輩。人類或許可以結束一場疫情,但病毒在大自然的存在無法完全消滅。病毒是不會自己反思、決定不傷害人類的。而人類應該反思,對自己的生命負起責任。

面向未來 抱有期待正如畢淑敏所說,人類和病毒必有一戰,必將多次交鋒,誰勝誰負,尚是未知之數。

結合一線經歷醞釀8年這些也是2003年SARS之後湧現的報告文學作品所不能帶來的酣暢的閱讀體驗──看看科幻小說《花冠病毒》,再環顧我們周圍,文字映照出現實之魔幻,一幅虛實交織的魔幻現實主義圖景就在眼前呈現,每一個讀者都可以自己的生活經歷、心路歷程進行「二次創作」,寫出很多續篇……

不知何時,一個未知的微小病毒,從寄居的動物身上進入人類體內。驚人一躍之後,世界為之顫慄。可以預見,這樣的驚人一躍在人類歷史長河中不會消失,人類和病毒的交鋒不止於此。每一次人類的努力與勇氣不該被遺忘,科學、文學都是其中熠熠發光的石子。而文學對人類命運的關照,可以說是最為溫暖的──在科學無法抵達的時候,照亮了每一個惶惑的夜晚,讓孤獨牢籠裏瑟瑟發抖的心靈逐漸平靜。

可以明確的事情是,口罩、酒精今後會成為很多人的家庭常備衛生用品;病毒距離我們很近,個人不能僅依賴政府防疫、醫生治療、特效藥藥到病除,更要依靠自身不斷地學習、鍛煉及自律的生活,因為面對病毒最後的防線就是自我免疫力及樂觀的情緒;生活節奏再快,閱讀的內容不可限於資訊,還有各類專業書籍,科學信息,心理知識等,這些都將成為我們面對災難時的「武器」。

讀此書期間,疫情信息不斷更新,文學與現實不斷重疊。腦海中忽然冒出一個問題:如果8年前讀此書,與今日感受有何不同?三言兩語很難說盡。可以肯定的是,科幻與現實,過去經歷的SARS與當下承受的新冠肺炎疫情,已經共同交織於我腦海中,某些時刻分不清楚現實與虛幻。

2003年的SARS期間,畢淑敏因為當過醫生當過兵,被中國作協選中參加特別採訪組,開赴第一線;她忍痛離開患癌症的母親,晝夜走訪抗擊SARS的一線醫生護士,包括外交部、國家氣象局以及從SARS中恢復過來的病人,目睹病人的痛苦和求生欲,醫護人員的抗爭與困窘。採訪結束後,所有素材在腦中盤桓,她卻遲遲沒有動筆,而是陷入長長思考。她大量閱讀書籍,從人類災難史、瘟疫史、病毒學、到群體心理學、說謊心理學等。直到8年後,她開始寫作,歷時1年。最終,她的小說《花冠病毒》在2012年出版。

完成《花冠病毒》書稿後,畢淑敏說:「我的初心,希望它永是預見,而非重現。」

圖:畢淑敏的《花冠病毒》新近重版,本月上市

一個月以來,越來越多中國人的感受是,中國按下了「暫停鍵」。寫作至此,已經是深夜,手機收到幾條新聞推送:「意大利決定關閉全國各地學校和大學」、「韓國失控!韓國確診病例超5500」、「法國正式頒佈政令徵用口罩」,「香港出現全球首例寵物狗感染新冠病毒個案」……恐怕,全球就算不按暫停鍵,也要因為新冠病毒「抖三抖」。

首先,病毒名稱上的相近。世界衛生組織命名為「2019-nCoV」的新型冠狀病毒在中文媒體統一簡稱為「新冠病毒」,與「花冠病毒」只有一字之差。只是,此「花」非浪漫之花,而是嗜血病毒的血腥之花。箇中真意味,恐怕只有以中文為母語的讀者體會最深。

這大概就是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長期居家隔離的我們,讀卡繆的《鼠疫》、約翰.M.巴里的《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詩》、馬奎斯的《霍亂時期的愛情》、普雷斯頓《血疫》的初心吧──尚有一絲生活上的從容,去觸碰這個令人類緊張、惶恐的話題,與曾經遭受苦難的人們有了情感的連接,也似乎看到了人類未來與病毒交鋒的一幕幕畫面。在書裏,我們看到前人的驚慌、苦難和教訓,看到人類的無知、進步和成長,更體會到人性中從未改變的許多本性,比如善於遺忘。

最後,回到文學創作。西方作者喜歡面向未來,中國作者喜歡穿越回過去。《流浪地球》、《北京摺疊》讓我喜出望外,看到了中國人對未來的幻想,對宇宙抱有好奇和幻想。中國作家更應該多一些對未來的想像,這是一個民族蓬勃發展的應有之義。

《花冠病毒》新近重版,3月上市。

其次,疫情發生之地都在歷史悠久、有千萬人口的大城市,以及疫情發生之後的人間百態──瘟疫突發、信息不透明、封鎖城市、民眾出逃、搶購成風、臨床藥物研發之爭……這些都是任何外國文學作品無法給予我們地緣上的接近性、文化上的親切感,乃至許多隻可意會不可言說之處。

因此,我為畢淑敏想把此書寫成一部科幻小說的勇氣叫好!這本書是她的「百達翡麗」、「天梭」,更是她的「中華靈燕」──中國第一塊完全手工打造的陀飛輪表。

今日关键词:李现工作室发文